欢迎来到河南省科协官网

河南日报:百余位国内外专家聚郑州只为这件事:城市要向“下”发展


1511163395802973.jpg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尹江勇

伴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城市空间需求急剧膨胀与地面空间有限这一矛盾也日益突出,开发利用地下空间成为破解“城市病”的有效途径。11月18日,地下空间开发利用与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学术论坛在郑州举办,以钱七虎院士、王复明院士为首的百余位国内外专家学者汇聚一堂,聚焦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现实迫切问题,进行了热烈的学术交流。

做为一次顶级行业学术活动,本次学术论坛由省科协、中国土木工程学会主办,河南省土木建筑学会承办。省科协副主席谈朗玉表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城市发展的空间层次,同时,由于地下空间的开发具有不可逆性,必须运用先进的城市规划理论和先进适用的科学技术进行规划、建设和运营,希望通过这次会议,为推动我省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土本工程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士杰表示,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对于保护和改善城市环境、节约土地资源、缓解城市交通拥挤、治理和降低城市大气污染、整体提高城市生产生活质量,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举办本次论坛,就是要借鉴运用先进的城市规划理论和先进适用技术,指导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助推城市可持续发展。

开发利用城市地下空间,必须做好科学规划

1511163435318392.jpg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的防护工程专家钱七虎是我国城市地下空间发展战略研究的领军人物。他在做论坛学术报告时表示,当前我国城市地下空间建设,特别是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和海绵城市建设正以世界罕见的规模和速度迅速展开,成绩巨大,但正因为规模大、战线多、速度快、时限短,更要科学系统地编制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规划。

过去,许多城市只注意城市“面子”建设的粗放发展模式,却忽视了城下基础设施的合理规划,导致了“马路拉链”、“空中蜘蛛网”、城市内涝、城市水系污染、垃圾围城等恶果,形成了影响城市发展的短板。未来,我们的城市建设必须注意“里子”的集约绿色可持续发展模式,以地下综合管廊、海绵城市为主要契机,开发利用好城市地下空间,建设污水地下集运和地下污水处理厂,实施垃圾地下集运、卫生填埋和焚烧处理,发展地下快速路和物流系统,从而解决交通拥堵、空气雾霾、城市内涝、城市水系土壤污染、地下超采漏斗区等一系列现实难题。

“城市地下空间是城市空间发展的主要方向,是转变城市发展方式,解决‘城市病’的主要着力点;是‘建设和谐宜居、美丽城市’的主要途径。”钱七虎说,但是,城市地下空间资源是宝贵的有限的不可逆的资源,规划失误和反复折腾必然造成最大的浪费,必须“把每一寸土地都规划得清清楚楚”,不能贪快赶进度急于求成。

学习借鉴“世界眼光”和“国际标准”

钱七虎院士认为,在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中要学习借鉴“世界眼光”和“国际标准”。比如在地下和地上方案比较时,关键的是要考虑环境效益。例如,珠海横琴综合管廊全长33.4公里,总投资22亿元,但考虑到因建设地下管廊而节约的土地,所产生的直接经济效益就超过了80亿元。

再如,欧美发达国家现在已经基本放弃修建地表水库来储备水资源的传统做法,而是利用地下含水层,建立“水银行”来调节和缓解供水,成为一种有效且费用低廉的解决供水的办法。另外,将污水处理设施放置在地下后,不仅节约了地面污水处理厂占地,而且使邻近被污染不能被利用的土地也得到开发。

目前,大部分发达国家不仅实现了燃气入廊,而且正在积极实施垃圾入廊。瑞典采用了压缩空气吹运垃圾系统,并用于垃圾焚烧发电,投资在3-4年内得到回报,现已全国推广,甚至出现了垃圾不够用的情况。

利用低密度地热能源是很多国家采用的成熟技术。2015年投入运营的上海自然博物馆,采用了地下结构内埋管热交换系统,利用清洁的地温能,每年可节约117.7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195.5吨。

建设地下道路系统,不仅是治理交通拥堵的“利器”,更是减少城市空气污染和雾霾的“良方”。美国波士顿拆除穿过市中心的六车道高架路,建设8-10车道的地下高速路,原有的地面变成林荫路和街心公园,使市区空气的一氧化碳浓度降低了12%。

发达国家主要城市的货运占城市交通总量的10-15%,通过建设地下物流系统,可在地下进行客户货物的专业仓储、分拣、加工、配送等作业。“未来,地下物流系统末端配送可以与居民小区建筑运输管道物相连。”钱七虎院士兴奋地描述:“人们只需点一下鼠标,所购买的商品就像自来水一样通过地下管道很快地‘流入’家中。”

地下空间开发要加快立法和管理

“过去,我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综合管理水平低问题多的病根,在于分头管理的市政体制与条块分割的部门所有制,破除分头管理与部门分割的利器是‘法治’。”钱七虎说,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是一个跨行业、跨部门与单位的协同工程,国外先进经验是先立法、后建设。

目前我国城市地下空间法规很不完善,亟待健全,需要对城市地下空间的所有权、规划权、建设权、管理权、经营权、使用权以及有偿使用费的收取原则等作出明确的完善的具体规定。

另外,目前我国城市地下空间管理体制不统一,亟待理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涉及发改委、国土、规划、建设、市政、交通、人防和房产等多个管理部门,但国家在体制上并没有明确一个综合管理机构对其进行统一管理,也亟需政府大力推进城市管理机构改革、创新城市工作体制机制。